海外代购分类交流群

日本代购艰辛,你懂得...

楼主:东京钓鱼人 时间:2019-12-11 14:29:37



微信号:东京钓鱼人
DongJingDiaoYuRen

运营者长年定住日本东京
推送中日趣闻,分享钓鱼快乐

东京钓鱼人今日目录

(1)去日本必买的10款超人气面膜全攻略

(2)日本代购艰辛,你懂得...

(3)惊!出大事了,发现一个神奇秘密!

(4)[钓鱼技巧] 在深浅不一水域用饵的技巧


留言可查询东京钓鱼人资料库如:钓鱼

输入日期也可查询如:20150128

从最早亲友眼中的传奇人物,到现如今的心灰意冷并萌生退意,在做日本代购的过去几年里,经历了一番过山车式的跌宕之旅。




“日本代购好做的时候,我一个月净赚20万人民币。而现在,利润刚刚够得上一份普通工的薪酬。”做了多年日本代购的人们,普遍感受到了日本代购行业从曾经的兴盛过渡到目前相对衰败的进程。


也有人认为,用“混战”来形容这个行业似乎更为贴切。毋庸置疑的是,这个钱越来越不易赚了。


曾经以为这行能干一辈子


初中时便随父母移居日本,在东京完成学业后,他没有找工作,而是直接进入了代购行业。


“那时候钱真是太好赚了。”做的是双向的生意,他一面从广东采购箱包到日本,通过网购平台贩售,一面做着把日本产的商品卖给中国消费者的代购生意。


没做很久,他就创造出了月净利20万元的成绩,在亲友们投以赞许眼光的同时,他心中盘算着,“做代购非常适合我,我了解两国消费者各自的需求,对市场的走向判断可以做到及时准确,流程和规则的把握也不在话下,这应该是可以做一辈子的行当。”


始料未及的是,春风得意的日子仅仅过了两年,就意识到日本代购这块市场变天了。“看到钱好赚,呼呼拉拉一大批人进入了这个市场,我在日本的圈子里,不断有中国人做起了日本代购。


竞争加大以后,价格自然越压越低,利润开始逐渐变薄。再加上国内的网购平台上假货太多了,他们把价格压得更低,像我这样实打实从日本采购的人,生存空间慢慢就被挤没了。”


早期的时候,在东京租了个仓库,雇佣了6个日本人给他打工,再加上他和妻子,8个人合力接单、采购和发货都忙不过来。而现在,他的日本雇员仅剩一人了,已足以应付日常的工作量。


“我打算再观望一段时间,如果邮路短期没办法恢复,要是法律风险涉及我们的运作模式,我想只有退出这一条路了。”


告诉记者,近来,又有一批新势力介入到日本代购市场,这些人以随丈夫从中国移居日本的太太们为主,他们不但大量采购畅销商品,造成纸尿裤等商品经常断货。


还有一些比较有钱的中国人,有时甚至不惜赔钱经营,目的就是挤走现有的从业者,重新建立由其主导的新秩序。“她们把日本代购行业搅得稀烂。”深深叹了一大口气。




频繁变装扫货的“太太团”


郭芳就是太太团成员之一。虽然在异国还没有买房子,但她租住在东京的高档小区里,这里还有相当比例的中国女子,这些人中,十个里有七个正在做代购。


“即使出入以保时捷代步的邻居,也在做代购生意。她那么有钱都在忙做代购,没理由我不去做。”郭芳告诉记者,经一位邻居牵线,她一年前刚到日本就开始加入了采购队伍。


“我的工作是前往超市或药妆店,专买纸尿裤,然后转卖给一位在日华人。这个人手下有十几个跟我一样的采购员,纸尿裤收集起来以后,她把它们分批次地发回国内。”


大约半年前开始,“郭芳们”的采购遇到了困难。“日本大部分店铺联手实行限购措施,规定每人每天只能购买一包纸尿裤。因为在日本的育儿网站上,越来越多的日本妈妈抱怨买不到纸尿裤。


”为了继续大量购进纸尿裤,郭芳试过在一天之内换装四次,以不同的打扮继续穿梭于各个店铺之间,以保证纸尿裤的采购量。


虽然近一个月来法律风险突现,但郭芳尚未准备收手。“只要有利可图,就有人愿意承担风险。”她认为短时间内日本代购们的疯狂采购或许会有所收敛,但不会就此偃旗息鼓。


“日本代购这个行当,本来打得就是擦边球,所以经常受到各种变数的冲击。但是很多人跟我讲,政策都是时紧时松的,只要挺得过低潮,熬得过微利时期,靠走了一批竞争者,待下一个‘牛市’来临,就是我们赚钱的时候到了。”


不过,在不利因素频繁高发的现阶段,从事日本代购多年尚且对未来判断不准,太太团们的如意算盘能否敲响,尚需时间给出答案。




小散代购们的致命打击


王薇的实体店开在西安路上,顾客以回头客和口碑相传而来的人为主,白天她会在店里和雇员一起接待顾客,晚上她要在家里处理网上订单。“像我这种有实体店的商家,只要提高发货频率,就可以化解这场危机。


但是对于只在网店或微信上代购日本商品的小散户来说,邮路趋紧给他们带来的可能是致命的打击。”


她解释说,不论有没有顾客预订,实体店日常都需要一定量的库存,因为她对于备货的资金自来就有预算,暂时没有感受到压货带来的资金压力。


而小散则不同,通常这部分代购群体的经营模式是即时购,有买家预订才在日本进行采购,然后攒够一箱再往国内发。运输时间的延长,造成预订的客源减少,流失订单。


同时,备货对于小散来说资金压力比较大,风险也大,他们不大会轻易尝试囤货,目前看来暂停经营观望形势的比较多。


在“前线”的蒋雯雯近来感受到了更大的风险。一则“3名中国厨师涉嫌在日本倒卖纸尿裤被捕”的消息传出月余,让同样从事这份差事的她如履薄冰。


日本的新闻称,3名中国厨师在已被确定的5天时间里,共在267家店铺购买了约990包纸尿裤,涉嫌违反从事“签证资格外活动”的法条。“这是第一次有人因大量购买纸尿裤而被捕。”蒋雯雯担心接下来,日本警方还会进一步有所行动。


群体性的信心不足正在日本代购群体中发酵。


东京钓鱼人欢迎您的关注

【个人微信】:LiRon555

【个人 Q Q】: 296262378

点击阅读原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