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代购分类交流群

原创 一个人踏上微信代购的征途

楼主:贸大就业 时间:2019-12-08 06:41:06


“韩国直邮,人肉带回也可,欧美产品,韩国彩妆应有尽有。”T学姐在这段文字旁配上了几张靓丽的自拍,发到了朋友圈。发完了这每天必刷的数十条朋友圈消息的第一条,有好友私信她说:“上次在你这里代购的护肤品怎么没效果?是不是假货?”这也是T学姐每天必然要面对的无数质疑之一,她要不厌其烦地对这些急于求成又不太相信微信代购的女孩子做出保证和说明,在客户群里搜集产品反馈,晒图又晒单。忙碌的一天于是开始。T学姐是我的直系学姐,做微信代购已逾两年。如今,在贸大乃至全国的大学生群体之中,如T学姐一样早上一醒脑袋还没离开枕头就开始为微信代购操心的人越来越多。现在从事微信代购的人有72%都是18~26岁的大学生,大学生做微信代购已蔚然成风。




而T学姐正是这样一种潮流之下大学生群体的缩影,今天让我们走入学姐的故事中,去体会微信代购创业者的笑与泪。


当T学姐讲为什么要做微信代购的时候,她提到了她的某个同学。两年多以前,这个同学去泰国旅行,在收获了旅途的欣喜之外,还买了这个国家的护肤品,并且爱上了。这个同学在泰国本地的护肤品专卖店联系了负责人发国际快递,回国后发现了一个哭笑不得的尴尬:买少了,邮费贵,买多了,用不完。那时候微信代购方心未艾,于是这个同学干脆做起了代购,但目的只是单纯想和更多人分享泰国护肤品


于是T学姐以购买者的身份参与了微信代购,“那时候我都不觉得这是一种商业行为,同学的心态就像喜欢一个明星,一定要将其安利给很多人一样。”T学姐说,“自己买的那些护肤品,真的很好。正是这次购买的经历让我建立了对微信代购的信任与信心。”在学姐的身份有买家转变为卖家的时候,潮流的推手之力做过功,但让学姐一路坚持下来的却是平常人看起来不那么可靠也不愿意承认的感情基础



后来T学姐萌生了做微信代购的念头。刚好她的一个好友在韩国留学,两人一拍即合。学姐负责国内销售,好友负责国外采购。对于校友,都是统一发货到国内,然后亲送;对于异地的顾客,是从国外直邮的。偶尔同学回国,会人肉带回一批产品。收入渠道就是赚取差价,整个过程是透明化的,有图有真相,她们对产品,小票,快递单全部进行拍照,每件商品都是亲手采购,绝不找代理。顾客对她们信任度渐渐提高形成了长期稳定的客户群


在网络上搜索与微信代购的有关问题的时候,大部分问题都与“薪水”相关。我于是问虹远学姐:“听说微信代购薪水很高,那它到底赚钱吗?”

T学姐沉默一会儿回道:“真正只是想赚钱的大学生是不会做微信代购的。比较于传统的兼职,微信代购在自由度和效率上或许有些微的优势,而比较于真正的商业行为,它更多是源于兴趣,源于自己赚取外快的稚嫩欲望。赚钱?这就要决定于你的朋友圈和代购的产品了,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我没有想过在这里发家致富,只把它当做兼职来干,好的话一个月能有两三千吧。我有朋友是专职做奢侈品代购的,每个月收入都能破万。但做得不好甚至有倒贴钱的。其实再怎么做代购,别人看起来就是一场小打小闹罢了。微信毕竟是社交工具,不是开商铺的,顶多为商铺宣传造势,而想要真正发展出一套产业,目前来看前景渺茫。



而像学姐一样,在常人眼中颇为赚钱的微信代购商,每天面对的却不是金钱,而是无数的烦恼。学姐向我述说了几个她最深的体会。

做微信代购需要有勇气,因为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T学姐刚做微信代购的时候,总有久别的好友给学姐发消息:“你做了微商了?”言语之间缠绕着不解。
学姐回道:“是啊。怎么了?”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有些好友出于面子捧场式地买过学姐一两回产品,并语重心长地劝学姐要慎重。

学姐说:“我知道,也理解,自己遭到了很多人的拉黑和屏蔽,他们因我在朋友圈制造的信息垃圾而愤怒而失望,我因他们的不解和疏离而难过。不知道为何它变成了一个互相伤害的过程”


做微信代购与生活学业之间相互龃龉,压力会慢慢增大。
T学姐黯然对我说,她那个做泰国化妆品代购的同学更新了一条罕见的没有广告词和卖家秀的纯文字朋友圈:“我不再发那些图片了好不好?喜欢的朋友只要记得我有泰国化妆品的代购就行了,这么久以来打扰大家了。”然后把所有微信代购的朋友圈消息都删掉了,相册里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然而这些挽回和努力,那些已经屏蔽她的人或许看不到了。看着好友去做微信代购是件难过的事,看着好友不再做代购也是一件或许更加难过的事,人往往就是这样,改变就能带来情绪的触动。

学姐说:“她很久以前就对我说过她不想再做代购了,压力太大惹人嫌,对人际关系的影响越来越不好,她不再想消费自己的人脉,把人与人之间的熟悉变成功利性的表达。另外,她即将面临毕业,想去找和她专业相关的工作。她也让我仔细考虑要不要继续做代购,我也一直都有这样的矛盾与困惑,有时候觉得它们可以轻易击溃我对微信代购的热情。”


最后,恶劣的社会舆论环境为她们制造了缺乏理解的文化沙漠。

微信代购是一种新型的商业模式,缺乏完善的评价体系和有力的第三方监管,鱼龙混杂,导致各种的虚假、劣质和山寨横行,为微信代购扣稳了“暴利”“杀熟”的帽子。有人说这是中国典型的“人情思维”在商业上的新开发,在“谈钱伤感情”的同时透支了我们并未稳固的人际关系,有百害而无一利。但仅仅基于个人体验而对事物下定的判断往往只能将自己虚妄地抬高,当所有人一层一层地将反驳不屑甚至鄙夷堆叠在微信代购上,不加区别地批评和辱骂时,本身就构成了语言的暴力。学姐说:“朋友圈被我的代购信息刷屏,我被网络上反微信代购的文章刷屏。我不反对给我贴上‘微信代购’标签,但是我依然为那些不经思考,人云亦云的标签而苦恼。”



       我问学姐当她看到反微信代购的文章的时候有何感想,T学姐给我发来一段话:“别嫌矫情,这是我真实的想法:任何新事物的产生总是伴随着支持和质疑。很不幸,我恰恰是少数支持它的人。微信代购这个行业有哪些缺陷,有哪些负面和黑幕,我比那些在一旁说风凉话的人更清楚。可是这不是我的微信代购,也不是我。我从不为微信代购辩护,我只为自己辩护。明知无数犬儒主义者等着看我的笑话,我还是要做给他们看,哪怕最后真的成为了笑话——这就是我的辩护,是行动的不是言语的。你选择妥协,会恨自己没有魄力;你选择自我,会怕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不同之处,只是在于,此刻,你是否有勇气坚持你喜欢,仅此而已。




不论你屏蔽了多少人,你真的能够做到对微信代购这个整体事件的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世相纷纭,有人在抹黑,有人在洗白,两歧罔决。我们可以选择沉默,但沉默不是避而不谈,我们需要有意义的沉默,公正地看待微信代购的优与劣。在这个被标签化席卷的时代,我们习惯并且漠然于做微信代购的是这样的——造假,制造信息垃圾,污染朋友圈,没有质量保证只为挣钱。诚然,我们要看见黑心商贩利用人际关系和情感信任牟利的卑鄙,也要看见T学姐这般用心经营却依然置身于舆论之口的隐痛。


互联网时代造就了微信代购这个新行业,总有一群人顶着风险加入。尽管我仍然不喜欢微信代购,但我开始明白这和我不喜欢做程序员不喜欢做其他很多工作一样,并无区别。微信代购也好,其他兼职也罢,只是我们个人对职业的一种选择,选择自己喜欢的,选择喜欢自己的。


作者:维华

编辑:维华

插图:来自花瓣

音乐:南征北战 我的天空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