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代购分类交流群

熊猫血孕妇必需药之急:代购在深圳入境被扣,正规渠道又缺失

楼主:中国稀有血型联盟 时间:2018-12-21 20:53:45

澎湃新闻记者 王文秋

2017-02-17 19:47  来源:澎湃新闻

 

“这让我们情何以堪。”
因“熊猫血”孕妇急需的抗D免疫球蛋白针剂被深圳罗湖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扣留,2月17日一早,一位北京孕妇就在“熊猫血”孕妇的联络群里感慨。
一时之间,众多“熊猫血”孕妇的情绪也变得焦躁起来,几位怀孕大月份的产妇显得尤其急切,“什么时候能打到针(指熊猫血免疫球蛋白针剂)”。

罗湖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行政处罚告知书。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Rh阴性血又被称为“熊猫血”,极为罕见,且由于血型特质,头胎后再次怀孕,面临的新生儿溶血(注:如和胎儿血型不同,妈妈体内的抗体有可能攻击宝宝的红细胞,造成宝宝的红细胞被破坏,这被称为新生儿溶血。)风险大大增加,这就需要注射免疫球蛋白来预防。
2月17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就此事联系深圳卫计委,被建议咨询深圳市疾控中心。深圳市疾控中心相关工作人员则在回复“目前在深圳是否有合法渠道获取免疫球蛋白针剂”时表示,对相关情况不清楚。
而医护人员和多位“熊猫血”孕妇则称,目前中国内地尚无合法渠道获取该种免疫性球蛋白。“熊猫血”孕妇群体通常是通过代购中介平台从国外或港澳地区购买,价格在原有基础上大幅上涨。
而曾为多名“熊猫血”孕妇代购的彤彤(化名),2月15日和丈夫一起携带受委托购买的54支免疫球蛋白针剂从香港返回时,被深圳罗湖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查获,被处以4000元的行政罚款,相关针剂被扣留并将“原路退回”。
多位二胎“熊猫血”孕妇向澎湃新闻表达诉求称,希望国家能尽快通过正规渠道引进免疫球蛋白,更有孕妇表示“很多孕妈急等药用,这可是宝宝的安全后备”。
救急针剂将作“退回处理”
根据深圳市检验检疫局2月14日透露的消息,一旅客(指彤彤的丈夫)经罗湖口岸入境时,携带大量Rho(D)免疫球蛋白注射针剂,被检验检疫人员当场查获,案值数万元。
通报还指出,鉴于旅客未主动申报且无法提供任何有效证明材料,现场工作人员依法对物品予以截留,等待进一步处理。
官方通报称,该批被扣留针剂供54支,每支剂量为300μg,外包装完整,无任何中文说明,产地美国,用于预防治疗Rho(D)导致的新生儿溶血。针剂被分装于两个简陋的保温袋内,内置少量冰袋,运输条件十分简陋。当事旅客自述物品购自香港某药房,代购入境销售使用。
彤彤对澎湃新闻确认,自己和丈夫确实因代购免疫球蛋白被深圳罗湖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拦截并被处以罚款,相关代购产品也被扣留。
但她同时也向澎湃新闻解释称,目前自己手头有需要的阴性血孕产妇高达四五千人,且抗D免疫球蛋白是要在特定孕期注射的,四五千人中有50多人目前急用,有的是怀孕足月要生产了,有些是查好抗体要到孕周注射了。
“深圳孕妇因为距离香港比较近,很多都是跟我咨询后,家里人过去买的。目前有十几人联系我购买过,因为孕妇不能过关,或者是怕(运输)温度自己控制不好。”
彤彤还称,免疫球蛋白之前北京和上海的外资医院有卖,4600元左右一针,但是前段时间突然就不卖了,原因不明。
澎湃新闻向多位孕妇询问后,证实了这一消息。

熊猫血孕妇的QQ群留言。

针对包装运输条件简陋一说,彤彤表示,当时在深圳罗湖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被查扣时保温袋内共有2块冰块,但是自己的车里还有冰砖,足以支撑从深圳开到惠州(两人在惠州定居),“而且我和香港的总代理沟通过,长期保存一定要2-8(摄氏)度保存,短期的话37(摄氏)度以下可以存放48个小时。
也有多位此前从彤彤处购买过的孕妇表示,物流很快、配送冰袋很多、包装很专业、到家时冰袋还是冰封状态。
此外,彤彤还向澎湃新闻提供了香港药房老板拍摄的证明视频,以证明代购产品为“熊猫血”产妇必需药物。
“工作人员态度很好,补办手续后可以取回‘少量’,但是以后也只能一个人一个疗程的量”。彤彤表示,这次数量之所以比以往多,是因为过年快递停了陆运,针剂不能发货,年后根据其他孕妇之前的预订需求分批去拿。
针对“代购牟利”问题,彤彤称受委托代购的抗D免疫球蛋白有两个牌子,分别是拜耳公司售价1000港元的hyper、原强生公司售价1700港元的品牌。
“我帮大家带,hyper的是1300元人民币;强生在去年11月之前是1800元人民币,现在是1900元人民币。”
彤彤还称,去掉往返路费、邮费、打包的保温箱、保温袋、干冰、包装材料和打包员的工资,成本和收益几乎持平。
十来位“熊猫血”孕妇向澎湃新闻证实了这一价格。
此外,澎湃新闻还了解到,代购形式为孕妇们先签委托书,把药款转账给彤彤,达成委托购买的协议后,由彤彤去香港药房购买;回到内地后,彤彤按照每个孕妇的孕周,用快递发往全国。

彤彤提供的代购委托书。

“内地尚无合法渠道购买”
“主要就是医生让打针,买不到;找人买,还(被)扣药;买回来了,医院不帮打针。全部搞定后,医院要备血,备不到医院不收。”
在得知彤彤代购的免疫球蛋白被深圳罗湖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扣留并将作“退回处理”后,一位来自辽宁的熊猫血孕妇无奈讲述了她的经历。
多位有过二胎生育经历或已怀上二胎的孕妇,也向澎湃新闻表达了在内地难以购买到抗D免疫球蛋白。
其中一位孕妇表示:“我双胎26周了,怀孕后检查才发现是(Rh)阴性血。妇幼保健院明确说推荐打这个针,但是由于医院没有这个药剂,所以不能开处方。(我)已经和医院沟通过了,确实是没办法,甚至我连打针都得自己打。”
这位孕妇还表示:“我也希望医院可以有这个针,让大家都可以方便点,我们大着肚子也没有办法自己去买,连出门都不方便。全靠彤彤帮忙代购,只希望内地可以引进,希望给我们一条生路,如果不打针孕妇胎儿都会有危险。稀有血型并不稀有,大人口基数下的孕妇数量其实非常多,关心稀有血型的人又太少,了解我们的人太少,我们能得到的帮助也太少!”
前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知名妇产科医生龚晓明也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内地还没有合法的途径获取免疫球蛋白针剂,自己以前是建议孕妇去外资医院打。
澎湃新闻就此事联系了深圳卫计委,被建议咨询深圳市疾控中心。深圳市疾控中心相关工作人员则在回复“目前在深圳是否有合法渠道获取免疫球蛋白针剂”时表示,对相关情况不清楚。
龚晓明还建议:“Rh阴性血的孕妇在流产、孕期、产后都需要打针(免疫球蛋白),否则一旦致敏,以后再怀孕或输血会发生溶血。”
此外,部分孕妇还反映称,即使自己通过其它渠道购买到了针剂,由于来源并不正规,医院、医生也会拒绝提供相关注射服务。
龚晓明则认为,确实不能排除这一情况的可能性。他还提到,这一块的内地市场不大,药物临床进口试验都需要重新做,对于外国药企来说可能也有成本太高的因素。
彤彤也表示,和深圳罗湖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工作人员沟通后,对方建议其补充医院开具的诊断书和处方单,以便拿回部分被扣押的针剂。
但包括彤彤在内的多位“熊猫血”妈妈均表示,首先,相关诊断书和处方单未必能拿到;其次,即使拿到了,仍存在院方和医生不愿意帮助注射的情况,“存在一个担责的原因”。
也正是由于缺乏合法获取的渠道,相应的代购业务开始出现。
澎湃新闻查询资料后发现,目前内地免疫球蛋白的几大代购渠道,大多也是从香港地区代购,且价格多位于3000-4800元区间内,在原有售价基础上翻番。
长期专注于医疗领域的上海海上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晔则认为,类似的事情其实很多,像罕见病、癌症等患者群体,从印度、中国港澳地区代购药物并不稀奇。
刘晔还表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的查处确实是出于依法作为的要求,但执法也要考虑人情,毕竟有孕妇群体急需这批针剂,“退回处理”的做法不太合适。
“最终还是要通过立法层面来推动问题的解决。”刘晔说。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